福清体育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西甲

到底是谁逼死了林奕含

来源: 作者: 2019-11-10 01:01:57

你知道吗?美国最大的反性暴力组织RAINN 统计过,约三分之二的强奸是熟人作案。国内学者也曾调研,我国女性被强暴的比例大约是3%-5%,被性侵的肯定更多。然而大部分受害者选择独自承受伤害,甚至视为罪过,就在前几天,一位年轻的台湾女作家自杀了,用自己的方式摆脱年少时被老师性侵的噩梦,但类似的故事从未结束。

到底是谁逼死了林奕含

台湾26岁的作家林奕含前几日自杀身亡。由她亲身经历而写成的《房思琪的初恋乐园》不久前才出版,在小说中,用四个角色分写记录了她少时被老师诱奸的经历。据说,她16岁时就开始接受精神科医生治疗,疑患重度抑郁症。但在她去世后,更多心理医生指出,她的病症更似pTSD(创伤后应激障碍)。她最终还是没能走出这段阴影。

我忍了几天,才点开林奕含生前八天接受采访的视频,又分好几次,才能看完。她长得和书中人物许伊纹和房思琪相似:“大眼睛,大得几乎有一种惊讶的表情……鼻子高得像借了美国人的鼻子来。”讲话的语调轻柔,讲到痛苦的地方,会移开与人对视的目光,垂目哽噎。

到底是谁逼死了林奕含

她轻轻说:“这个故事折磨、摧毁了我的一生。与其说这是小女孩房思琪被诱奸的故事,不如说是她如何爱上诱奸者的故事。”

到底是谁逼死了林奕含

林奕含,以及她笔下的房思琪,都是文学青年。从小阅读量惊人,十二三岁就开始读陀思妥耶夫斯,看电影《活着》。给风灾受灾人送汤圆,也为自己穿了件新大衣而难受。

就像她在采访中说的,她内心有着一股柔情、一股欲望,她渴望爱与被爱。然而这股子希望在生活中得不到。

于是,她只好转身投向小说,投向书柜,在文学里寻找情感慰藉。

毛姆说过,阅读是一个可以随身携带的小型避难所。

确实是。

当我还是个孩子时,每天被锁在家里,不允许出门游戏,也只好读书。日本童话里的小狐狸是我的朋友,躲在舅妈家窗台上看百科全书的简爱也是我的朋友。无论外在世界有多糟糕,父母的斥责、成绩的烦恼、小镇里庸俗的碎碎谈,只要书一打开,它们都会暂时消隐。

文学里描绘了真善美,描绘了对苦难的怜悯、对贫弱的关照、对物质世界之外的灵魂的追求,能一边照亮现实的贫瘠和残缺,一边带给你期待与希冀。

我遇到过许多从事其他艺术创作的朋友,他们也有类似的经历。只能徘徊在人群外的孩童,突然有一天在光影、色彩中发现美丽,被那美丽震慑心房,从此就将那美当做世间唯一真理,信任它、渴望接近它,带着满心的孤独和渴望一头猛扎下去。

林奕含将文字之美当做信仰,对这些用精巧的语言艺术搭建的世界,信以为真,以为这些漂亮的音节就是至真至善之所,完全忽略了,美可以是矫饰、可以是巧合、可以是误解。

一个能说出美丽句子的人,内心同样能黑暗如地狱。一个能说出“你是曹衣出水,我就是吴带当风”这样的情话的人,内心也未必对他人有爱。

在采访里,她最后控诉:是文学辜负了我们。

她确实是被美蛊惑,被美欺骗。但将她推至崩溃的,真的是文学吗?

不,不是,她是被这社会无聊又刻薄的精英社会害了。

我细细翻过她的小说,全篇呓语似的语言中,弥漫着少女早慧的孤独。她看透成年人的虚伪与无聊,想要得到关注与温暖,根本无处寻觅。

中产阶级的父母,会给孩子请名师、报补习班。孩子成绩下滑,他们能第一时间发现,掘地三尺也能查出原因,想到补救的方法。但孩子被性侵,他们却感觉不到任何异样。每天朝夕相对的女儿,生活已经被撕裂,他们完全看不出。

小说里,房思琪在被性侵后曾故意对妈妈说:“我们什么教育都有,就没有性教育。”

但是他妈妈回复却是,性教育是给需要性的人的,你要做个有自尊心的人。

有自尊心的人,尤其是有自尊心的精英,是不可以将性挂在嘴上的,何止性,其他需求也不可以说出来,最好也不会渴不会饿也不需要爱。

她在抑郁之后写:“生病带给我很大的羞恥感,可能是从小家教的关系,让我觉得沒有办法控制自己的身体是一件很羞耻的事情。”

是,精英化的社会,要求从孩童起,就是高度社会化的:见人热情招呼、笑容和寒暄都要让大人夸奖、作业乖乖完成、考试永远高分、才艺还得出众。至于渴望父母关心、渴望与同伴交流、需要长辈的肯定、遇到挫折时会有负面情绪、青春期时身体变化,会带来迷茫与叛逆,这些统统都不能不存在。

如果有人忍不住喊出来“我不是机器,不可以这样对待我。你必须看到我、关注我,给我温暖”,怎么办?

林奕含给出答案:“父母对我不能理解,失去健康亲情爱情友情,一无所有,很痛苦很痛苦,反复自杀很多次.....”

林奕含成绩优秀,学测满级分,先考上台北医学院,后抑郁休学后又考上政大,才艺与运动都优秀。曾经一度被当做才貌双全的超级小孩,接受采访。但她说,这些漂亮的绰号,让她非常痛苦。那些被媒体夸大的战绩更让她觉得不适。

她厌恶做一个符合精英社会期待的超级小孩,因为世人肤浅的夸奖,其实只是在夸奖她作为一个考试机器、在赞扬她身上的商品价值,而成绩之下的她,痛苦的、敏锐的、灵性的她,却无人理睬。

精英社会就是如此分裂,明明是人,大家却只关心你能不能拿去社会上卖个好价钱,包括父母。如果你露出弱点,表露出你会受伤、有需求,从媒体到家人都会崩溃,因为你怎么可以像人那么脆弱呢,你必须是永不出错的机器人呐。

鲁迅在《狂人日记》中写,那些故纸堆里满纸写着吃人。大半个世纪过去,东方社会有长进吗?

于是她投靠文学,把对这个世界孤独的信任交给那些文字构筑的美。

于是遇到性侵她的老师,她逼迫自己“爱上他”,她的内心被两种力量拉扯,一方面是对情感的渴望,让她饮鸩止渴,宁愿闭上眼,相信丑恶的老师说出漂亮的话,是真的情感。一方面是精英社会的压抑人性化的教育,让她不能面对这种耻辱。

她的小说里,那个小女孩曾和妈妈说起过这件事:“听说学校有个同学跟老师在一起。”

但为人母者,却丝毫没有体恤孩子的共情之心,只用道德评价来给小小孩子贴上耻辱的标签:“这么小年纪就这么骚。”

没人关心这么小的孩子,到底遭遇了什么?为什么会走到这步?作为成年人的师长到底怎样对她乘虚而入?

在这样的冷漠里,林奕含能往哪里逃呢?

她只好借着文学崩溃。

奈保尔会家暴,呼吁“人要诗意的栖居”的哲学家海德格尔,二战中帮助谋杀犹太人。她只好说:是文学辜负了我们。

不,是这个精英社会在吃人。

堂主有问题

无论如何,请保护好自己。

枸橼酸西地那非片产品说明

印度神油含有孕期禁用成分吗?

西地那非有依赖性吗

相关推荐